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他山之石风沙源治理线上的绿色表情

作者: 发布时间:2012年05月04日 来源:

  ——京津风沙源治理采访随笔

  暮春时节,与海河水利委员会水土保持处的马志尊等一行,到京津风沙源治理线上的丰宁、多伦、怀柔等县区采访京津风沙源综合治理工程建设情况。所到之处,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——以水源保护为中心,构筑生态修复、生态治理、生态保护三道防线,建设生态清洁小流域。绿色在风沙源治理线上蔓延,贫瘠的土地绽放出生动的表情……

  放歌诗人故里

  第一站是丰宁满族自治县,诗人郭小川的故乡。

  “北方的青纱帐啊,你至今还这样令人神往?”学生时代读过的郭小川诗句记忆犹新,丰宁于我,亲切又陌生。

  北方的春天来得迟,去丰宁的路上,虽然阳光普照,但路边及山脚下的溪河仍有还没融化的冰,尚未发芽的树与裸露的山体浑然一色,偶尔出现的绿色鲜活着视线。近5个小时的车程,赶到丰宁已是下午1点多。

  我们要去的点很多,而且路比较难走,匆匆吃过午饭,县水利局的车把我们带往凤山镇尖并沟小流域治理区。路很陡,草尚未返绿,汽车过后扬起的沙尘随车翻涌,从县城一路颠簸近2个小时才到尖并沟。站在杂草丛生的小山头上,山风吹得人睁不开眼睛,身边矮小的油松树随风摆动,沙棘树开始绽放淡红色的花,山杏树花蕾凸现。“山上种油松,山腰种山杏,山脚种沙棘,这三种树在这里是很好的搭配。”县水利局副局长田桂兰告诉我们。沙棘易生长,油松防风固沙,山杏有经济效益,丰宁县水利局风沙源治理摸索出了一些经验。整个尖并沟9000亩风沙地,目前已治理了7000亩,这是个让人兴奋的数据。站在最高处放眼望去,绿色正在曼延——整整十年,丰宁的风沙源治理人在顽劣的沙土和荒凉的山上,涂抹了13759公顷的绿色,为北京筑起了第一道绿色屏障。

  汽车颠簸着绕过几座山头。快下到山脚的时候,割刈后的大片玉米地呈现在眼前,秸秆成捆堆放在垄上,于是,脑海中幻化出诗人笔下青纱帐的壮阔来。临近村庄,车轮陷进了一条泥沟里,于是搬来大捆玉米秆铺垫,车才冲出来。下了山,不一会儿到了庙沟,让人眼睛顿时兴奋起来。这里树木成林,山花绽放,处处是春天的气息。当地水利局工作人员告诉我们,这里是阳坡,阳光和水分充足,风沙源治理在这里很成功。庙沟满山葱茏,山下蔬菜基地绿色一片,地里有喷灌设施,这里已成了小流域治理的精品工程。

  回到县城已是傍晚,我们在县水利局招待所吃上晚饭。莜麦面很香,无污染鲜奶很醇。席间,县水利局的其琪格是个好歌手,可惜她下乡没回来。丰宁县政协主席是蒙古族,擅长即兴演唱,他说,在诗人郭小川故里,怎能不唱歌呢?随行的同事揭底说我是土家族,会山歌,硬是要我对歌,于是蒙古族长调与土家山歌一唱一和起来。乘着酒性,放开嗓子,唱起山歌:“坝上河,小川歌,燕山脚下两条河,浇灌绿色新表情,诗人故里好放歌。”

  与多伦有个约定

  清晨,离开丰宁,我们要去的地方叫多伦,它在我脑海中一片空白,以至,我将多伦说成多哈,一上车便问“多哈要几个小时?”引来满车人哄堂大笑。马志尊是个多伦通,头头是道地讲起多伦的历史、典故及风土人情。我开始对多伦有些神往了。

  多伦因水得名,史称“多伦诺尔”,是“七个湖泊”的意思,这里河流交错,湖淖密布,水草丰美,地域辽阔,是锡林郭勒草原上闪亮明珠。

  多伦诺尔地处燕山山脉与内蒙古高原过渡地区,因此地形复杂多样。沿途,裸露的玄武岩在太阳下显得苍劲而浑厚,山下积有厚厚的冰,汽车随着柏油路蜿蜒过几座大山。过了窟窿山乡,经过闪电河,天空顿时阴暗起来,雪花开始在车前飞舞。到了核桃坝垭口时,雪越下越大,漫天飞花,路面很快积了厚厚的雪,挡住了前行的路,汽车只能慢慢在风雪中爬行。等到上了高原,雪停止了,草原一望无际,白雪茫茫,厚重的白云似乎落在高原上,大漠银装素裹,无比壮观。偶尔看见马匹和一小群羊在雪中慢行,零散的牧民村落镶嵌在银色大地上,平添了苍茫雪域高原上的一丝生气。

  到了多伦,整个县城被雪覆盖着。昨夜,多伦下了场大雪。

  简单午饭后,我们迫不及待要去看风沙源治理现场。站在2000年朱镕基总理亲临视察浑善达克沙地的1号沙带的沙丘上,触摸着刻有朱总理视察时作出的“治沙止漠刻不容缓,绿色屏障势在必建”指示的纪念石碑,眼前万木成林的景象让人感慨万千。十年啦,这松松的沙地,树怎么就能生长的啊?县水利局的徐莆生局长随手折断一根黄柳枝演示起来。他扒开沙土,边将枝条插进沙土中,边介绍说,为了让枝条充分吸收沙土中的水分,往往要挖好几米深,一半埋在沙土里,一半露在外,先让树枝固定下来,吸收地下的水分,长出须根,这样慢慢让上面的枝发芽。很难想象,原本是寸草不生的流动沙丘1号沙带腹地,竟然在短短的十年里,经过黄柳网格沙障进行固沙,再在网格内栽植樟子松容器苗,如今已是树木森森,满地葱茏,风沙源治理,多伦创造了奇迹。

  冒着风雪,水利局的同志陪我们去了水泉小流域综合治理工程区。怕我们冷,县政府给每个人准备了厚厚的军大衣。出多伦诺尔镇西出口,大漠被积雪覆盖,一望无垠,玉树银枝,冰清玉洁,十分壮阔。汽车颠簸着在林场雪地上穿梭,在窄的拐弯处被一个林场工人用旗语叫停了下来。我们以为前面封路,下车,踏雪行走。原来,林场工人正挖树装车,超长的卡车上已经装了大半车,工人们吆喝着,齐心正将一棵棵连根带土的大树搬运上车。这是植树的好季节,这些树送到别的风沙源治理县去移栽,一棵成活的树可以卖到好几百元。从渴望绿色到输出绿色,多伦的风沙源治理工程已取得初步成效。站在林场极目远眺,满眼的樟子松、山杏树、榆树、杨树,一道道,一排排,构成了坚实的绿色长城。无法想象十年前这里的模样,那个侵蚀剧烈、土层极薄、风沙肆虐、流沙横行的沙带已被绿色覆盖。

  在返回宾馆的路上,县政府的陪同人员顺道带我们去了山西会馆和汇宗寺。多伦诺尔有着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,作为曾经的“蒙古地区宗教中心”“军事重镇”“漠南商埠”,这里演绎过太多的精彩。伫立在康熙大帝多伦诺尔会盟柱前,脚踏镌刻在地上的当年大清王朝一千多万平方公里的疆域版图,让人浮想联翩,引以自豪。励精图治、躬身礼法的康熙以多伦诺尔会盟为起点,巩固了大清江山基业与辽阔疆域。大旗猎猎,马蹄声声,金戈铁马,刀光剑影,多伦诺尔这片草原成为一个王朝备受关注的焦点;举世闻名的多伦诺尔汇宗寺和善因寺经幡飞舞,香火袅绕,见证了一个王朝的荣辱兴衰和一个伟大民族的重新振作崛起。多伦诺尔也曾因商而盛,繁荣时期拥有商号4000余家,人口20余万,演绎过日进斗金、日出斗银的繁荣。在山西会馆大戏台前,吉鸿昌将军发表慷慨激昂的抗日演讲的生动情景仿佛历历在目……

  入夜,抑制不住对多伦诺尔的那份好奇,一个人走在街头,好想聆听他的呼吸,感觉他的脉动。不经意走进一家玛瑙店,主人很热情地招呼着,主动跟我搭讪,他拿起一根做工十分考究的玛瑙腰带说,来多伦的人都喜欢买这个带回去。我跟店主抽烟聊起来,女店主看我们说话很投机,招呼我坐下来,不一会儿,给我递上满满一杯热腾腾的奶茶,笑着说,“下雪天,多伦就是冷,喝杯刚煮的热奶茶吧。”闲聊中,才知道,多伦是国内玛瑙的主要原矿区,所产玛瑙质地细腻,透明度高,硬度均匀,光洁度高,是玉石雕刻的上等原料,在主人不大的店铺内,玛瑙产品琳琅满目。回宾馆的路上,隐隐约约的马头琴声在耳畔萦绕。

  风沙源治理工程使绿色的多伦诺尔焕发出勃勃生机。临走前,县政府办的郭副主任握着我的手说:“7、8月是多伦诺尔最美的季节,也是旅游最旺的时节,我们约定,那时,请你们再来。”

  多伦诺尔,再来看你……

  笑声飞自农家乐

  从多伦返回北京,我们到了北京的怀柔区。

  区水土保持科的同志乐呵呵带我们到了杨树底下、红军庄、青石岭、四窝铺等生态清洁小流域工程区,边走边介绍,话里多少有些遗憾。他说,你们来早了点,前几天下了场雪,这可是很少见的啊,这里的树才刚刚发芽,花也才开始含苞,你看,溪沟里的水还没有涨起来。尽管如此,但依然可以看到清洁小流域治理带来的巨大变化,这里已成了有水看水、无水看绿的生态长廊。

  置身湿地公园里,走在截流景观坝上,亲水景观平台、休闲垂钓码头、滨水沙滩公园……,按下快门,拍下湿地里的美丽景色。这里已是电影《让子弹飞》的拍摄基地,大大的宣传广告牌子挂在最当眼处,可以想象旅游旺季时这里人流如织、车水马龙的热闹情景,曾经的荒凉与贫穷已销声匿迹,荡然无存。

  乡村水生态环境治理好了,给京郊乡村旅游插上了腾飞的翅膀。水务局同志把我们带到青石岭清洁小流域八宝堂村,这里屋舍有序,庭院宽敞,青砖翘檐,巷衢洁净。“你们家都盖起了三层楼房,还要修建什么呀?”我们走进农家,与一位名叫徐军虎的中年农民攀谈起来。“旅游旺季就要到了,我想把一楼的餐厅扩建下。”听到谈话声,军虎的爹娘打开窗子,忙插话:“得扩大啊,去年都接待不下客人了。”老两口喜悦的笑容在脸上荡漾。“你家可以接待多少游客?”“一次性可以接纳400多人用餐。”我们不禁面面相觑。“在你家住一天收多少费用?”“包吃包住一天140元。”说话间,军虎忙给大家送名片,“‘五一’早预定满了,游客已经预定10月的了。”顺手拿起窗台边的菜谱看看,特色二八席、农家八大碗、特色野鱼都是他们家吸引游客的当家手艺。抬头看下准备扩建的餐厅的顶棚,仿制的绿色藤蔓枝叶纠缠,红辣椒、玉米、小葫芦吊挂其间,生机一片。“一年下来,挣得可不少吧?”徐军虎伸出四根手指:“40万。咱家地儿小了点,游客太多了。”“今年餐厅专门扩大了,挣个80万!”我们都这样祝福老徐家。于是,农家院里飞出欢乐的笑声。

  以生态清洁小流域工程为主要形式的京津风沙源治理让这里山更清,水更绿,天更蓝,随之绽放的是富裕与幸福的表情。

国家水利部 湖南省政府门户网站 湖南省水利厅 湘西州政府